全天3分彩计划群欢迎您的到來!

手機訪問 m.ttdu8.com

故事會-故事會在線閱讀-天天故事網

當前位置: 天天故事網 > 讀者文摘 > 人世間 > 只求愛得舒服

只求愛得舒服

時間:2018-10-15 作者: 佚名

  十一回家,因為一點小事,我跟哥哥爭論不休,我咄咄逼人的架勢,讓母親哭笑不得。當晚,母親坐在我的床邊,忽然跟我說:你知道你為什么會離婚嗎?因為總是有理的人不溫暖,道理不能溫暖人,人才能溫暖人。我一下愣住。母親的話讓我久久不能入眠。
  
  我與前夫彭繼超是在招聘會上認識的。學經濟管理的他,大夏天穿著西服、扎著領帶,在擁擠的人群里,熱得滿頭大汗,不時用衣袖擦汗。我遞給他一包紙巾,他羞澀地朝我笑笑,我們就這樣相識了。
  
  聊起來才得知,我們的學校相隔不遠。他父母早就為他在老家煙臺找好了工作,我父母也希望我能回老家鄭州教書?僧敃r的我們,滿腔抱負,希望能在上海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只是,現實比我們的想象殘酷得多,走在上海街頭,高樓大廈林立,卻沒有一張桌子可以安放夢想。我們相互鼓勵,相互打氣,到最后,抱頭痛哭。
  
  我回了老家,在縣城教書。彭繼超也回了煙臺,供職于一家銀行。我們常常聯系,傾訴現實的無奈,惺惺相惜中,我們相愛。2009年春天,不顧雙方父母反對,我辭職去了煙臺,半年后,我們結婚。
  
  強烈反對我們在一起的公公婆婆,一再對我口出惡語,把我們趕出家門。我們在彭繼超單位附近租了一室一廳,兩人一起發誓,一定要過好,過得很好。法律專業畢業的我,應聘到一家律師事務所,從實習生做起,白天勤奮工作,晚上熬夜學習。第二年,我就通過了國家司法考試,獲得了律師資格證。彭繼超工作也分外努力,升為業務經理。
  
  生活漸漸步入正軌。我想先買房,而彭繼超認為,他父母早就為他買好了房子,等父母氣消了,我們就能住進新房,他要先買車。我堅決不同意,他父母如此反對我們在一起,一年多來,都不讓我們進家門,那我們也跟他們一刀兩斷。我不要他們的房子,以后也不負責給他們養老。在我的一再堅持下,我們按揭買了房。
  
  見我們恩愛努力,還買了房,公公婆婆開始妥協,多次托親戚朋友傳話,讓我們回家。彭繼超也多次小心翼翼地在我面前提及他父母,我要么態度冷淡,要么義憤填膺,每次都不歡而散。那時的我固執地以為,我不需要他們的支持,他們也不要指望獲得我的原諒,兩不相干,又何嘗不是一種好結局。
  
  公公婆婆多次到我們小區,站在樓下向樓上望。有幾次,我甚至與他們迎面撞上,但看到他們,我就想起婆婆當初對我的辱罵,想起彭繼超跪下求他們成全的畫面。我匆匆走過,對他們視而不見,心里甚至有一絲報復的快感。
  
  2011年冬,聽說我懷孕了,婆婆多次托彭繼超的表姐勸說我們回家去住。彭繼超工作很忙,經常加班到半夜,也勸我原諒他的父母,回家去住,相互有個照應。我當即跟他大吵一架,并威脅他說:如果你瞞著我回去了,你前腳回去,我后腳就去醫院打掉孩子。
  
  公公婆婆依然不放棄,多次把孩子的小衣服、小被褥和各種營養品悄悄放在門口。我一概不收,為了斷絕他們和好的希望,一次,我當著他們的面把東西扔到樓下的垃圾桶,并對門衛說:大爺,不要讓一些外人進小區,經常往我家門口扔垃圾。他們當初對我有多決絕,我就對他們有多冷漠。
  
  這也是我和彭繼超之間,不可調和的矛盾。我的強硬和堅持,讓彭繼超很為難。他一邊悄悄安撫他的父母,一邊還要顧及我的感受。有一次醉酒后,他哭著對我說:我覺得自己不是一個好兒子,也不是一個好丈夫,不知道能不能做個好父親。我淚雨潸然,默默發誓好好愛他,關心他,以彌補父母對他的愧疚,和他對父母的虧欠。
  
  那時候我以為,只要我好好愛他,我們好好生活,就一定可以幸福?墒,我卻忽略了,一個人無論多大年紀,都是需要父母之愛的;缺乏父母的支持,幸福注定無法圓滿。
  
  彭繼超在家里的話越來越少,越來越喜歡喝酒。而我一邊和保姆一起照顧女兒,一邊工作,忙得不可開交,常常因為他不能盡到父親的責任,對他大加指責、呵斥。而在他看來,我忙,我累,都是自找的,完全可以讓爸媽來帶孩子、做飯。為此,我們的矛盾越積越多,甚至半個月都不說一句話。
  
  女兒11個月大的時候,在晚飯桌上,忽然蹦出了奶奶兩個字。我頓時懵了,盯住她問:你說什么?女兒從座椅上側著身子,指向門口:奶奶。再看彭繼超,他趕緊抱起女兒離開餐桌,跟我解釋說:她是想喝奶了。我一再追問保姆,才知道,原來白天我去上班的時候,公公婆婆會不時來家里。
  
  氣憤一時涌滿胸膛,我跟彭繼超吵了整整一夜。相比于公公婆婆來家里,我更生氣的是,彭繼超對我的欺騙。而在彭繼超看來,我如此強硬,置他父母的顏面于何地。他們一而再再而三低三下四地來和好,而你呢?有沒有一點晚輩的姿態?我也覺得自己有些過分,誰不想一家人和和睦睦,可每當想到當初他們給我的屈辱,我便無法心平氣和地與他們相處。
  
  彭繼超對我的指責和埋怨,每一句都像在我心里剜了一刀。我一直跟自己說,如果他能體會一下我的心境,理解一下我的苦楚,跟我說幾句安慰的話,或許我就可以示弱,可以妥協,但他沒有。從他的語言和態度里,我知道,我們的愛,所剩無幾。當初愛得濃烈,反襯出如今,愛的蒼白。我傷心至極。
  
  那一夜之后,公公婆婆開始在家里公然出入,我們偶爾說兩句話,也都是關于孩子的。有時候看著他們在客廳嗑著瓜子聊天,我就覺得自己只是一個外人。仿佛一夜之間,我就又回到了最初來煙臺的那段日子,我在他們家里,時時小心翼翼,卻受盡冷嘲熱諷,一再遭到驅趕。
  
  當初,我和彭繼超愛得堅定,這份愛讓我有勇氣承受所有;而經歷了這些事情之后,我們的心都已傷痕累累,無以支撐這份婚姻走向永遠。
  
  2013年夏天,我提出離婚。最終,女兒歸我。隨后,我帶著女兒,與朋友合伙在上海開了一家律師事務所;仡欉^往,我也有諸多不對的地方,年輕氣盛,不懂得退讓。
  
  現在的我,成熟了很多,寬容了很多。希望找一個善解人意的伴侶,不介意彼此的過往,只求愛得舒服,踏實! 

這篇文章地址是:http://www.ututk.site/duzhe/renshi/27681.html
------分隔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