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3分彩计划群欢迎您的到來!

手機訪問 m.ttdu8.com

故事會-故事會在線閱讀-天天故事網

當前位置: 天天故事網 > 民間故事 > 送妻求官

送妻求官

時間:2015-09-16來源:網絡 作者: 在水一方

清朝嘉慶年間,蘇北沐陽縣有一候補知縣,姓唐,名克初,江蘇揚州人。嘉慶六年鄉試中“貢生”,派往沐陽縣等“缺”,只因上頭無人幫助說話,再加上沒有足夠的銀子送禮,一等就是數年,與他同榜的“貢生”不少已升到州府里做官,可他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白發染入鬢角,而默守在那個彈丸之地的小小沐陽縣。好在“候補”期間,他在揚州老家娶來一位年輕、貌美的妻子杜香奴,甘愿與他艱苦度日。

這一年八月,沐河發大水,海州府新上任的州府大人施道一,前來沐陽縣巡視沐河兩岸災情,下榻沐陽縣城。當晚,縣衙里招待施大人酒宴,唐克初有幸作陪,酒過三巡,話題扯長,唐克初得知這海州府新上任的施大人是他的同鄉,當下眼睛一亮,自我介紹了自己以及妻子杜香奴都是施大人的家鄉人,言談話語中多多少少透出請大人多多關照之意。

一旁的沐陽縣令吳家全插話說:“施大人有所不知呀,我們唐大人的嬌妻杜香奴,可是當年揚州城里的一枝花哩。”

吳縣令沒好直說,他唐克初從揚州青樓里領來一個風塵女子為妻,還有臉面擺在桌面上來談論。當然,從吳縣令自身“保官”的角度來說,他也不想讓新來的州府施大人與那“候補”縣令唐克初談論過密?蛇@位州府里來的施大人偏巧就有愛美人的嗜好,一聽說唐克初的妻子很漂亮,又是自己的同鄉,頓時來了精神,舉杯問盞的同時,有意無意地看著唐克初問道:“是嗎?我們揚州自古以來可是個出美女的地方,想必唐大人的嬌妻一定是艷壓沐陽城嘍。什么時候到我們唐大人府上去看看我的小同鄉?

唐克初當然高興了,一口氣把他如何考中“貢生”,何年來沐陽縣做“補缺”,以及揚州老家這幾年的變化,尤其是揚州瘦西湖中又增添了什么景點,如數家珍一般同施大人一一細說了,目的也就是想拉拉近乎、攀上施大人這棵大樹,能在他以后的仕途中乘乘“涼”?勺谝慌缘你尻柨h令吳家壘看不下去了,他覺得唐克初當晚的表現大有喧賓奪主之嫌,趁施大人酒席間去廁所的工夫,吳縣令尾隨出去,很客觀地說了唐克初到沐陽這幾年,沒做出什么政績,一年365,他有一大半時間“泡”揚州。這其中,就談到他唐克初從揚州妓院領來的那個小他八九歲的年輕貌美的妻子杜香奴。

原來,前年春夏之交,唐克初回到老家揚州。一日,唐克初逛“窯子”,正與一個姐兒摟抱,忽聞隔壁房里有人悲傷地哭泣,問其懷中的那個女子:“隔壁什么人,哭得這么悲傷?

懷中那女子輕嘆一聲說,是“媽媽”近日新買來的一個叫香奴的妹子,人長得水靈,可死活不肯接客,“媽媽”正罰她喝辣椒水。

妓院里懲罰新來的妹子都是那個法兒,不愿意“快活”,那就灌她辣椒水,直至讓她嘗夠“辣”的滋味,甘愿接客為止。那樣既改了她的脾性,又沒有動她的容貌、傷她的筋骨?商瓶顺跻宦犝f那香奴長得水靈,正被逼著灌辣湯,不由自主地惜香憐玉起來,賞其守門人銀子,進屋一看,那香奴女子果然水蔥一樣清爽美麗。雖然口中正流淌著紅紅的辣椒湯,可她那白嫩的皮膚如同羊脂一樣細膩媚人,一頭被揪亂的烏發絲絲縷縷地纏在眉眼與口角間,無處不透著她的年輕和令人心動的容貌。

剎那間,唐克初被那女子的美色所動,伏下身握住香奴的玉腕,幫她理了理披在臉上的亂發,問她:“姑娘,你為何不從?心中可有難言之苦?”那香奴姑娘一看唐克初的穿戴,不像是平庸之人,聲淚俱下地說,她原是讀書人家的女兒,父親在山東德州府縣做個小官,只因文字犯上(文字獄),被捕入獄,母親領著她和弟弟回江寧老家,途經清江(今日淮陰縣境內)碼頭,被一伙土匪打劫沖散,娘領著弟弟沒了下落,她慘遭不幸之后,又被強行賣給妓院。

或許唐克初同是讀書人的緣故,一聽那姑娘的遭遇,不由自主地感到鼻子發酸,兩個眼窩也跟著濕潤起來。這恰好感動了那香奴姑娘,她一把拉住唐克初的手,跪下就給他磕頭,口口聲聲地叫著大哥,我看你是個好人,你救我出去吧,讓我當牛做馬伺候你一輩子我都愿意,只要你能救我逃出這火坑,我今生今世報答不完你的恩情。說話間,那香奴抱住唐克初不肯松開。

這期間,唐克初為難了,他告訴香奴,說他也是讀書人,如今雖在蘇北沐陽縣等“缺”,可始終沒有得志,如何救得了她呢?

那香奴一聽唐克初也救不了她,撒手就要往墻上撞,幸好唐克初一把抱緊了她,一再勸香奴,容他幾天時間,他想與妓院的老鴇做個商量,看看能不能少花幾個銀子,把她贖出去,哪怕他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脫下賣掉,也想領著香奴逃出去。

可妓院的老鴇得知有人要領走香奴,原本是500兩白銀買進來的“姐兒”,轉手就以600兩論價。

唐克初拿不出這些銀子,想討價還價,可那老鴇看唐克初與香奴女子動了感情,冷臉一板,要挾說:“拿不出銀子,我可要讓她接客了!”并當著唐克初的面,威逼香奴女子與一個滿身油腥味的殺豬屠夫上床。唐克初當場給妓院的老鴇跪下求情,讓她無論如何再寬限兩日,等他在揚州借到銀子,立馬就來領香奴出去。

第二天,正是香奴焦急等待的時候,唐克初來了,他身上沒有銀子,可他請來的一個揚州銀商帶足了銀兩。

那揚州銀商答應借給唐克初銀子,可條件是:他要親眼看看香奴女子,若是看中了,他要先睡上3個晚上,才肯出銀子。

唐克初把這個“條件”說給香奴以后,香奴淚如雨下,死活不從,她扯著唐克初的手說:“官人呀,我讓你救我出去,就是為了不受他人欺辱,為何還要把我送給他人凌辱呢?”唐克初含著熱淚,:“我是個窮書生,在揚州沒有幾個朋友,但我又真心想救你,這已經是下策之中的上策了。”

  • 免費訂閱最新好故事,微信號:aigushi360
  • 本故事地址:http://www.ututk.site/mingjian/8046.html
    ------分隔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