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3分彩计划群欢迎您的到來!

手機訪問 m.ttdu8.com

故事會-故事會在線閱讀-天天故事網

當前位置: 天天故事網 > 民間故事 > 鑰匙傳奇

鑰匙傳奇

時間:2016-07-16來源:故事會 作者: 安昌河

1、  老字號

清末民初,安州有一個全城最大的藥鋪,名叫“善緣堂”,是三百多年的老字號,也是秦氏家族世代相傳的祖業。眼下,善緣堂傳到了秦惠手里,秦惠一直運氣不濟,先是被河南藥材商人詐騙,接著又陷入一場假藥案,隨后不久,幾個賬房又將錢財席卷一空,逃之夭夭。秦惠接連遭受打擊,只得到安州最大的錢莊“萬源行”借貸,苦苦支撐了十多年,如今秦惠再也撐不下去了,因為那累積的債務已經像一座大山壓得他喘不過氣了,他走投無路,便決定賣掉善緣堂,并開出了三十萬兩白銀的價碼。

秦惠要賣掉善緣堂的消息一經傳出,安州城幾乎要天塌地陷,可第一個上門的,不是別人,而是萬源行錢莊的老板錢武!

萬源行是安州最大的錢莊,也是一個百年老字號,長久以來,萬源行和善緣堂都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善緣堂賺了錢就存進萬源行,手頭不寬綽時就向錢莊借貸,這錢莊,就像善緣堂自己開的一樣?稍谇安痪,萬源行對善緣堂不僅不放貸,還開始催討以前的債務。錢莊掌柜錢武的理由很簡單:秦惠不會做生意,再折騰下去,不僅收不回欠債,只怕連萬源行也會被拖垮,所以,不得不如此!

  這天,錢武親自來到了善緣堂,他給身后的管賬先生使了個眼色,那管賬先生拿出一個賬本和一疊字據,又從身后摸出算盤,“劈里啪啦”撥弄起來,然后把算盤上的數目端給秦惠看:“秦掌柜,你欠萬源行本金銀子二十一萬兩,再加上利息,通共二十六萬兩。”

  錢武拍拍手,外面一幫子人抬進幾個箱籠,然后一一打開,全是白花花的銀錠,錢武摸出已經寫好的契約,對秦惠說:“你的善緣堂要價三十萬,我不講價。除去你向我們借的二十六萬兩,這里是四萬兩現銀,你在上面畫押,咱們就錢物兩訖了。”

  秦惠已是窮途末路,正所謂“人窮氣短”,他嘆了兩聲,拿起筆準備畫押。就在此時,突然從外面奔進一人,那是萬源行的一個伙計,他向錢武稟報:老掌柜說,萬源行里存有善緣堂的東西,請善緣堂的掌柜即刻過去,辦交接手續。這個伙計說的“老掌柜”,當然就是錢武的父親錢穆之。

  錢穆之自十年前患病后一直臥床不起,錢莊的一切,都交給兒子錢武打理,這錢武腦子極好,精于商場之道,錢莊的幾乎每筆生意都是只賺不賠,這讓他很是自得,但錢武也有“心病”:在父親錢穆之的臥室里,擺著一個包鐵的大木盒,上頭掛著一把七斤重的大鎖。

  記得還是在少年的時候,有一次,錢武偷偷溜進臥室,他很想知道里頭究竟藏著什么,便想打開密盒,不料被父親撞見,錢穆之大怒,將錢武打得死去活來,勒令他從今往后,再不準靠近那密盒半步。

  錢武繼承萬源行的產業后,父親錢穆之將錢庫賬房里的所有東西都轉交給了兒子,但就是沒移交那個密盒,有一天,錢穆之見錢武兩眼緊緊地盯著那個密盒,便嘆息一聲,說:“這里頭的東西不是咱們錢家的。”錢武聽了又驚又疑:不是自家的,怎么會擺放在這里?它又是誰家的呢?

  這當兒,錢武、秦惠等一群人來到錢府,一看眼前的情景大大出乎眾人的意料:老掌柜錢穆之今天的精神特別好,而且竟然可以由仆人攙扶著下地行走了。錢穆之見到秦惠,深深地施了一禮,這一下可把秦惠驚呆了,他趕緊回禮。錢穆之問秦惠:“你可把鑰匙帶來了?”

  秦惠一愣,一時間不明白這話是什么意思。錢穆之沙啞著嗓子說:“這鑰匙是你家世代相傳的,這善緣堂都傳給你了,鑰匙總該在你手里吧!”

  “鑰匙?”秦惠回想起他父親臨終的時候曾經給過他一串鑰匙,要他好生保管,說那是善緣堂的根本。安葬了父親后,秦惠拿著那串鑰匙去試,卻開啟不了善緣堂任何一把鎖,而且這串鑰匙奇形怪狀,像是一串玩具,秦惠把玩了兩天,就丟一邊去了,現在這串鑰匙丟在哪里,秦惠沒有一點印象,他慌慌張張趕緊回去尋找,還好,翻騰了大半天,終于找到了。

  秦惠取來鑰匙后,錢穆之便吩咐仆人將他臥室里的那個大盒子抬出來,這盒子很大,就像是一個箱子,誰都沒有打開過,也沒有誰看見老掌柜打開過,它終日在錢穆之的房間里放著,錢穆之則一日不離地守著。

  秦惠看見那密盒,心跳加速,心想,我們秦家的祖先真是暗藏了一手啊,也不曉得里頭擱了多少值錢的寶貝,有了這些寶貝,善緣堂就可以轉危為安、起死回生了!

  錢穆之揮手示意其他人離去,只叫秦惠和兒子錢武留下,然后他顫巍巍地指著那密盒,對秦惠說道:“你們善緣堂存放的東西就在這個密盒里面,因為貴重,都是由我們萬源行當家的貼身保管。萬源行每一位當家的臨死前,都會把善緣堂當家的請來,辦理交接手續,如果善緣堂愿意繼續在萬源行存放,就繼續存放;如果不愿意,交割完畢,即刻帶走。”

  秦惠打量著那個密盒,看樣子分量不輕,如此珍藏,估計里頭放的東西非同一般,必定是價值連城。

  秦惠正在尋思,錢穆之卻催問道:“秦掌柜,你是繼續存放在這里,還是帶走呢?”秦惠說:“我想知道里頭究竟有什么東西,把它兌換了,好歸還你們錢莊的欠債。”

  “這么說,你是要帶走了?”錢穆之問道,他見秦惠點了點頭,便伸出手,說:“那你就把鑰匙給我,我們開始辦交接。”秦惠沉吟一會,說:“我想不打開,就這么把盒子帶回去。”

  錢穆之一笑,說:“不行,這密盒是萬源行的,你可以帶走善緣堂存放在這密盒里的東西,卻不能把密盒帶走。”聽這么一說,秦惠只得把手中的一串鑰匙遞給錢穆之,錢穆之拿起那串鑰匙,顫抖著手找出其中一把,奇怪了,這鑰匙不是銅的,也不是鐵的,竟然是木頭做的。錢穆之把鑰匙遞給秦惠,意思是讓他去開啟。

  • 免費訂閱最新好故事,微信號:aigushi360
  • 本故事地址:http://www.ututk.site/mingjian/8182.html
    ------分隔線----------------------------